新闻资讯

一张医院收据,击溃了95%的家庭

作者: 发布:2019-01-10

[db:摘要]...

戳蓝色字“男生小说”关注我们哟!


者丨炉叔

来源丨围炉夜读(ID:weiluyedu_)

1

昨天,我看到了这张图片:



这是一张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住院收费票据,住院科室是心脏血管外科,住院时间61天,共花费104万。



有记者到院方了解情况,患者刘先生今年67岁,被确诊为急性心梗,右侧冠状动脉严重堵塞。

 

目前,刘先生仍然在医院接受治疗,而医药费已经超过了170万。



经核实,这张票据上的数字,绝对是真实的。

 

61天,104万,这两个数字看得人心惊胆战,有网友无奈地自嘲:

 

“我觉得我不值得这个钱。”



根据《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(2006-2010)》的数据,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中患一次重疾的概率是72.18%,超过三分之二。

 

有时候,辛苦忙活大半辈子,本已安居乐业,小康富足,一场病就可以让人把这一切还回去。

 

都说年轻时拿命换钱,年老后拿钱换命。怕就怕一条命太金贵,倾家荡产也出不起这换命钱。


2


我想到了这个12岁就辍学在家的男孩。



因父亲去世,他只能选择一个人照顾生病的妈妈。


视频里,他煲好米粥,盛到碗里,动作熟练。



妈妈患有骨癌,难以干活,小男孩平时就照顾妈妈的饮食起居。



男孩告诉记者,他已经辍学两个多月了,记者问:不上学以后怎么办?男孩说:我得先伺候我妈妈。

 

几年前,男孩的父母外出承包工程,收不回款,还欠下工人82万元工资。

 

今年9月,男孩的妈妈被查出骨癌。10月,男孩的爸爸被诊断出脑梗,左臂失去了知觉。

 

为了还钱,夫妻俩卖了房和车,把所有债务全部还清。而此时,还完所有外债后,家里就只剩下120块钱了。

 

爸爸带儿子去吃了最后一顿饺子,留下100块钱,然后选择了自杀。

 

留下了12岁的儿子,独自照顾妈妈。

 

面对镜头,小男孩说:我想上学,但我要等照顾好妈妈再上学。



看完这个新闻,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

也许就像网友说的: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接连的打击击溃了这名中年父亲。



幸运的是,今天看到最新消息,经过相关部门和爱心人士的捐款、帮助,男孩已经回到学校上课。

 

余华在《活着》里写道:

 

作为一个词语,“活着”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,也不是来自于进攻,而是忍受,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、无聊和平庸。

 

活着,本身就是一种承受和忍受。


那些天灾人祸、那些病痛折磨,无疑是在人们本来就不轻松的肩上又增加了新的重量,让人再也直不起腰,再也站不起来。

 

一个人生了大病,不是一个人的事,而是一家人的痛苦。

 

有时候,人们还没有被病症害死,就先被这种痛苦给杀死了。


3


前几天,《我不是药神》获得了澳大利亚影视艺术学院奖最佳亚洲电影奖,有观众将它称为一部“求存片”。

 

因为太过真实,真实到残酷,让人不敢看第二遍。

 

故事因一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物格列宁而起。这种药按规范服用,就可以控制住病情,对于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有效率达到95%。但它的价格很贵,一个月需要花费将近2万元。

 

于是药贩子程勇和白血病患者吕受益凑到了一起,走私仿制药。程勇是为了赚钱,吕受益是为了治病。

 

正版的格列宁,一个月花费2万,而印度格列宁,一个月仅需几百几千块钱,很多家境普通的白血病人也能吃得起、治得起。

 

之后的故事十分波折,电影的一个高潮是吕受益之死。

 

他说,刚查出病的时候,妻子怀孕五个月,当时他很想死,可是看到孩子的时候他不想死了,想听他叫一声爸爸,想为他们努力活着。



印度格列宁无疑给了他一条生路。可是自从程勇不再售药,他的生路就再一次堵上了。

 

又一次面对高昂到令人绝望的药价,他选择用自杀换妻子和孩子一个轻快的人生。

 

也正是在这件事的触动下,已经金盆洗手的程勇再次干起了老本行。

 

电影里有一句直戳人心的话:我卖药这么多年, 发现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,穷病。

 

在警察局,一位患病大妈求警察不要把程勇抓起来:


“我生病吃药这些年,房子被吃没了,家人被吃垮了。警察领导,谁家没个病人,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?”

 

绝症向来重如泰山,压到谁身上,谁的性命瞬间就变得轻如鸿毛,想要在灭顶的重压下保护住一片羽毛,谈何容易?



我们有时候会说钱不是万能的,但是碰上这种事,钱能救命,钱就是命。

 

有时候现实比电影更残酷:有钱买药就能好好活着,没钱买药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
4


世事艰难,人生无常,有些话提醒自己,也分享给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