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专访《歌手》2019总导演洪啸:面对“七年之痒”

作者: 发布:2019-01-10

[db:摘要]...

|攻主(珞思影视研究组)


2018年4月13日,英国人Jessie J在湖南长沙拿走了《歌手》2018的歌王桂冠。


当晚,因为那则“若此次一去不返呢?那便一去不返”的尾声短片,再联想节目开篇洪涛面对观众席鞠躬前的那个哽咽,跟随这档节目一路行走六年的观众满是唏嘘——这意思,《歌手》真的是要说再见吧?


没有想到,还有重逢的日子。


今日下午,《歌手》2019在北京启动发布会,在宣布正式定档2019年1月11日起每周五晚22:00播出之外,节目组官宣首发阵容:刘欢、齐豫、杨坤、吴青峰、逃跑计划、张芯率先亮相,而被节目组盖章宣布是名“外国歌手”的第七位歌手,身份则暂时保密。

“歌手”第七年,连在发布会上出席发言的监制洪涛都不否认它存在“七年之痒”,而为了抚平这“七年之痒”,《歌手》2019将作出很多改变。


在发布会后接受捕娱记(ID:ibuyuji)专访时,《歌手》2019总导演洪啸提到,如果说曾经的《歌手》是选好的表演,那《歌手》2019更侧重于评选好的作品;如果说曾经《歌手》里的歌手都是Vocal型,那现在,《歌手》2019的歌手80%以上将是创作型。


当然,有一点是不会变的,那就是,《歌手》2019依然要做最顶级的音乐节目。


赛制变革:

踢馆打破“闭环”,投票兵分两路


阵容以外,当天发布会上最令媒体关注的,自然是《歌手》的创新举措。

在洪啸口中变革幅度堪称“七年之最”的《歌手》2019,赛制上主要会从踢馆和投票两个方面做出变化。


首先,本季踢馆通道将打破“闭环”。洪啸说,以前踢馆人选由节目组确定,但《歌手》2019中,只要年满18周岁、能接受《歌手》2019的时间安排、有自己代表作品的歌手,都可以通过新浪微博自荐。一旦经过全民线上投票成为“人气踢馆歌手”,他就可以与专家组推荐的“神秘踢馆歌手”一起,在《歌手》2019舞台上由500位大众庭审即时投票决定正式踢馆资格。



在洪啸看来,这既显示了节目组积极吸纳优秀新生代歌手的决心,也增加了观众的参与感,让观众自主决定想看、想听的歌手与音乐,为舞台带来更多色彩,“我们还是不想故步自封,还是想多考虑观众的口味。现在有很多没有出道、发片的歌手的歌都很火,我们也欢迎他们来。”


其次,500位大众听审的投票方式与歌手成绩的计算法则也不同以往。《歌手》2019将打破以往所有人演唱结束、大众听审每人投出3票的规则。


在新的规则中,每场竞演大众听审可投出3票电子票与3票纸质票,电子票是在整场竞演过程中的任何时刻、投给已登台的、打动了自己的歌手;纸质票则是所有演唱环节结束后综合全场表现投出的选票。而最终当场的歌手排名,电子票和纸质票权重各占50%。


导演洪啸介绍《歌手》新玩法


在洪啸看来,新的投票方式将“感性和理性第一次统一起来”。“以往很多观众想听歌,一般都会在第二天去搜个片段来听来看”,但投票方式改动后,不仅整个竞演过程会产生即时排名,也更能增加节目的张力和可看度。

阵容突围:

创作型歌手受青睐,记得住的新歌变宠儿


“创新”抑或“突围”,不仅仅存在于赛制之上。


跟洪涛一样,洪啸并不否认《歌手》面临着“七年之痒”,而最大的“痒”,还是来自节目嘉宾这一环。


采访中他坦言,如果今年的《歌手》2019还是按照以前找人的方法去寻找歌手,“已经找不到合适的人了,甚至连首发歌手都凑不齐”。面对这样的客观现实,节目要继续做,在其“核心”上就要“变”。这种变,最终体现为对创作歌手和原创曲目的吸纳。


发布会上洪涛其实有所透露,他称《歌手》2019的嘉宾会有80%都是创作型歌手,而首发阵容中不管是吴青峰、杨坤、逃跑计划亦或是刘欢都算创作型,而刘欢此前对于以推行原创为主要目的的《中国好歌曲》的偏爱,更可谓有目共睹。



从Vocal型歌者转向创作型歌者,洪啸说这就是一个新路径,“如果说以前我们推崇的是最好的表演,今年那我们会更推崇最好的作品。”


不仅推人,也要推歌。对于原创的关注,洪啸提到也是因为从2013年至今,《歌手》已经把类似遗珠类的歌曲都挖掘得差不多了。但改变同样意味着风险——如果从“让经典歌曲焕发新生”的路子转移到“在原创方向上给出好的新作品”上来,那《歌手》的味道可能会不一样了。


洪啸坦言在“改编经典唤醒回忆”和“推出让大家记得住的新歌”上,节目组纠结过很久,“但还是选择了后一种方向”。因此,《歌手》2019可能会更侧重去展现创作歌手的才华和个性。


洪啸觉得这是新的看点所在,“创作歌手是有个性的,他是有价值观在后面顶着他的,这个跟用嗓子去唱别人的歌是不一样的。”而这个改变,会让《歌手》2019的真人秀部分增多,“当然,歌手只要站上舞台,那流程还是跟原来一样。”

回应猜测&直面压力

刘欢歌王?不一定;收视压力?更重综合价值


当然,不管是赛制还是核心的改变,作为观众的我们,只能在节目播出后再去感受、评说。而在当下这个阶段,对于首发阵容的讨论大概才是最火热的。


今日,当《歌手》2019首发阵容最终确定,网友们的讨论果然炸开了锅——“完全可以在所有音乐节目里当导师的刘欢变成了选手”,是所有人讨论得最多的。



发布会现场,堪称《歌手》2019“最大咖”的刘欢提到,自己本来一直在美国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,“整个2018年没有参加一档音乐类节目”,但洪涛和洪啸跑到美国找了自己两次,“加上他们说到对于原创的关注和想法,我就觉得,那还是去看看好了。”


对原创一直关注的刘欢自陈本人“也是一个之前玩过的东西绝不想重复”的人,所以上《歌手》2019的舞台,新的表演方式或风格是“必须的”。


他提到,如果能走到最后至少就要准备13首歌,“那都是小半场演唱会了,要有特别多不同的东西,这也是我想尝试的挑战。”


刘欢出马,让网络上多出了不少“歌王已尘埃落定”的猜测。对此,洪啸坦言“那可不一定”,“谁能想到上一季……对吧。”他笑。


洪涛在发布会上称

《歌手》2019将是一档全新蜕变之作

作为总导演,洪啸也不回避走到第七年的《歌手》2019即将面临的收视压力。他直言现在的观众、尤其是湖南卫视的年轻主体观众更多会被碎片化的视频,游戏分流,“年轻人很难准点坐在沙发前打开电视机,毕竟生活习惯改变掉了。”


对于节目的评判,他认为还是得看“影响力”,“收视只能从一个侧面去反映你的节目的影响,但是包括话题的讨论度、歌曲的转发量、微博的热搜度,这才是一个节目综合层面的最大价值。


他说,《歌手》的最终目标并不是“为了1点几,0点几的收视率”,“不管收视是怎么样的,我们还是要在做顶级音乐节目的这个道路上,坚定走下去。”


责编|攻主  排版|厂长  图编|秦明